文登創新社會媽媽運行機制 打造社會媽媽“長情鏈”
發布日期:2019-05-29訪問次數:

許艷男的手機里存著很多同一個男孩的照片,他是許艷男十多年來一份沒有血緣的牽掛。“這是第一見孩子時的樣子,那時孩子很瘦弱。這是讀高中時的,這是大學畢業照、研究生畢業照……”翻看著照片,許艷男稍稍有點激動,“現在孩子已經在外地上班,經常視頻怕打擾他,想他的時候就拿照片看看。”

52歲的許艷男是文登區3萬多“社會媽媽”中的一位。有情、長情,是她們在時光里留下的共同符號。

 

 

1998年,文登區婦聯發起了旨在關愛幫扶困境兒童的“社會媽媽”活動。一晃20多年,曾經困境中的孩子們在“媽媽”羽翼下一個個長大,“媽媽”們則由青絲變白發。如今,以打造“長情鏈”為核心,文登區婦聯再出發,煉“針”、紡“線”、串“鏈”,大力創新“社會媽媽”運行機制,文登“老媽媽”煥發出新活力。

 

煉一根機制的針——啟動“六個一”工程

 

對于一群困境中的孩子來說,這是生命里不尋常的一天。

 

 

5月26日,“六一”兒童節前夕。文登區婦聯組織文登百名困境兒童和“社會媽媽”相聚在文登天福山起義紀念館,一同參觀紀念館,為革命先輩獻花,在紀念塔前大合唱,并在活動結束后赴當地企業職工食堂一起共享了美味的愛心午餐。

“這之前或許很難想象,很多孩子都是第一次走進紀念館,第一次有‘親人’陪伴度過這樣的親子時光,還有的孩子說第一吃到這么好吃的飯菜……”一次看似平常的“社會媽媽”活動,讓在場的所有人心中漾起了波瀾,也感到了難以言喻的溫暖。

 

 

活動是“六個一”中的一項。

“六個一”——文登區婦聯今年創新推出的“社會媽媽”運行機制。以傳承紅色基因為總基調,通過設置一份愛心助學金、一次紅色教育活動、一套傳承紅色基因系列叢書、一場紅色電影、一項愛心傳遞活動、一個微心愿,共六項活動,搭建貫穿全年的“親子”互動平臺。參觀天福山起義紀念館就是其中一項活動。

“一聲媽媽,就是一生媽媽。我們啟動‘社會媽媽’圓夢‘六個一’工程就是要為打造‘社會媽媽’的‘長情鏈’,煉一根機制的‘針’,讓文登‘媽媽’不僅有情,更長情。”文登區婦聯黨組書記、主席劉芳說。

 

 

 

“社會媽媽”活動已在文登開展20多年。3萬多名社會各界愛心人士和80多個愛心集體,結對幫扶了2500多名困境兒童,累計捐款捐物折款190多萬元,成為文登“文德天下 登峰如畫”城市品牌中一道亮麗的精神文明景觀。然而,和很多地方一樣,伴隨社會文明發展水平的提升,文登“社會媽媽長期以“群團引領、自由結親、自由活動”為主的相對粗放的運作模式,已不能滿足其高質量發展的需求。

“六個一”由此而生。“新機制通過精準設置‘社會媽媽’的六個‘規定動作’,同時鼓勵‘自選動作’,讓‘輸入愛—涵養愛—反饋愛—傳遞愛’形成閉環,讓‘媽媽’的愛有章可尋、靶向發力,有效彌補‘自選動作’為主的粗放幫扶短板,形成長情‘社會媽媽’的機制支撐。”劉芳說。

同時,圓夢“六個一”貫穿全年。在保證不過分干預的前提下,常態化、有節奏地創造有效互動機會,讓幫扶持續用力,用時間厚植長情土壤。

“今年的‘六個一’已經圓了一半。”文登區婦聯副主席鄒本春說,以精準幫扶為目標,今年,文登區婦聯指導全區各級婦聯組織入戶走訪、全面摸排困境兒童情況,按照低保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優先原則,經村、鎮、區三級婦聯把關,篩選確定了100名困境兒童,并推動他們與67個“媽媽”成功牽手。在此基礎上,推動圓夢“六個一”里的一筆助學金、一次紅色教育活動和一套傳承紅色基因系列叢書相繼落實到位。

“接下來,我們將抓住暑期、重陽節、新年等幾個時間節點推動另外‘三個一’有效落地,并將結合實踐經驗,持續優化圓夢‘六個一’機制,夯實機制基礎。”鄒本春說。

 

紡一縷情感的線——涵養“紅色之愛”

 

“這些孩子我全包了吧。”5月10日一大早,看到朋友圈里征集新一批“社會媽媽”的消息,周青和吳忠鳳先后撥通了劉芳的電話,上去都是同一句話。

電話那頭,劉芳先是一喜,后卻婉拒了她們的好意。“我相信您能給孩子們很好的物質幫助,但您個人的精力有限,肯定保證不了這么多孩子精神和情感上的照顧。”劉芳一一直言。

 

 

 

周青,文登一家骨干企業的“掌門人”,多年來為兒童公益捐款捐物總額超千萬元,卻長期“隱形”在媒體鏡頭下。吳忠鳳在文登經營著一家新型建材公司,10多年來作為“社會媽媽”幫助了20多個孩子。雖說這次好心被拒,但她們還是心服口服。“給我兩個孩子吧,我一定照顧好,‘六個一’也一定陪好。”一再“保證”下,周青和吳忠鳳分別爭取到了兩個孩子。

對于困境兒童,重要的是給他們心靈的力量。在文登“社會媽媽”圓夢“六個一”工程中,有這樣一條不成文的規定:每個個人“社會媽媽”結對的孩子最多不能超過三人。為的就是確保每個困境中的孩子不僅能得到物質的幫扶,還能得到心靈和情感的扶助,實現“幫扶到人 關愛到心”。

今年,結合“六個一”機制的“針”,文登區婦聯進一步升級“社會媽媽”的情感幫扶機制,從涵養“紅色之愛”入手,精紡一條情感的“線”。

 

 

“‘紅色之愛’是一種炙熱的情感、一種向上的精神。涵養‘紅色之愛’,是以文登紅色文化中的大愛精神為依托,讓小情融于大愛,大愛涵養小情,在紅色基因的傳承中實現小情大愛互促升溫、傳遞延伸,實現‘媽媽’‘孩子’和社會多贏。”劉芳說。

為確保不淪為形式,文登區婦聯結合圓夢“六個一”精心選擇涵養載體。考慮到孩子多為中小學生的年齡層實際,精心策劃了參觀紀念館、觀看紅色電影、傳唱紅色歌曲等更容易入腦入心的活動方式。同時,將文登的紅色文化具象到“社會媽媽”的幫扶菜單中,從文登“忠義 勇敢 自強”的紅色文化中汲取營養,用紅色故事、紅色精神輔導激勵孩子,滋養孩子的心靈,給予他們向上的力量。

5月26日,參加天福山起義紀念館的“社會媽媽”活動,吳忠風特意讓家人帶上了自己讀幼兒園的孫子和讀小學的孫女一同前來。“他們和孩子們年紀相仿,一起參加活動、接受紅色教育,相信更有利于交流增進感情,也更容易讓孫子孫女把我做的事繼續做下去。”吳忠鳳說。

 

串一條長情的鏈——“愛心渠”引來八方水

 

5月10日,文登區婦聯發布今年首批48名困境兒童名單。短短一天,35名“社會媽媽”把孩子“搶”光。

5月13日,第二批52名困境孩子名單推出。兩天時間,32名“社會媽媽”把孩子認領完畢。

結對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預想。

文登區婦聯的電話鈴響個不停。“首批名單推出時,大部分在文登女企業家群里就直接被‘搶’了。一些市民和單位看到征集打電話來,我們只能讓他們不要著急,下一批馬上發布。”鄒本春說。

但當看到第二批孩子的名單,鄒本春的心卻懸了起來。“與上一批相比,這一批的孩子情況更復雜一些,52個孩子里10多位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鄒本春說。她的擔憂不無道理。畢竟,相比身體健康、學習優秀的困境兒童來說,這些孩子似乎并不容易被“相中”。

 

 

“我們做好了結對不成功的打算。剩下的孩子我們婦聯自己認領。”劉芳說。

兩天。包括之前被擔心的10多位孩子,第二批孩子的認領再次火爆。“怎樣我們也要留下兩個孩子。”面對全社會措不及防的認領熱情,劉芳發出“強留”指令。她要讓文登區婦聯跳出組織者的角色,以參與者的感知去更好地優化細化文登“社會媽媽”的長情機制。

“社會媽媽”再次把文登的春天吹暖。一周內,67名“媽媽”全部將助學金送百名困境兒童手中。他們中有“新媽媽”,也有連續多年資助的“老媽媽”,周青、吳忠風、董崇妮、趙旭超、孫波、董秀蔓等一批“媽媽”參與幫扶更是超過10年,把數十個孩子送進了大學的校門。不僅有個人,還有一批愛心集體。文登整骨醫院資助了十多年的孩子,如今已經成為該院的一名護士;身有殘疾的孫曉紅聯合5個街坊與3個孩子結對,長期乘坐公交車下鄉看望……

“‘社會媽媽’原是一池‘愛心水’,現在卻成為一條‘愛心渠’。”劉芳說。

正如劉芳所言,“社會媽媽”活動成“渠”,各種愛心資源從四面八方涌來。圓夢“六個一”一推出,一位并不熟識的電影院負責人就打電話給劉芳,表示可以為孩子觀看紅色電影免費提供包場;宏安集團把孩子和“媽媽”們請進企業職工餐廳,為參觀活動精心準備了愛心午餐;兩家客運企業派出大巴車,接送孩子們集體活動;文登區教體部門、區關工委、中銀富登村鎮銀行、金麥兜公司等主動為孩子們提供紅歌指導老師、紅色書籍、助學金和花餑餑禮品……僅“六個一”活動中的參觀天福山起義紀念館一項,文登就有10多個愛心集體主動送上各種資源支持。

“有了機制的針、情感的線,最終,我們希望能夠串起一條以全社會為珠、高質量、可傳承的長情鏈,擦亮文登‘社會媽媽’的長情品牌。”劉芳說。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14场胜负彩全包多少钱